“90后”殡丧花艺师:用花语为逝者送行

2017年03月25日 10: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中新社福州3月25日电 题:“90后”殡丧花艺师:用花语为逝者送行

  作者 林春茵 黄希明 林盈君

  清明节将至,又到福建圆满生命服务集团(下称“圆满生命”)的“90后”殡丧花艺师们一年最辛苦的时候,除了日常的接单,还有大型祭拜仪式的布场。

  坐在一辆面包车上,“圆满生命”殡丧花艺师团队的张寿宁、王玉兰、许雪燕三名年轻人,从福州三山陵园匆匆赶往福州市第一医院的太平间,那里有一位逝者需要他们去送行。

  四年前,张寿宁从福建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园艺专业毕业,进入“圆满生命”,并组建殡丧花艺部门。一年后,“业务扩招”,学妹王玉兰和许雪燕加盟。“我对新人只有一个要求,胆子比较大。”张寿宁说。

  就这样,张寿宁和两个女孩成为福州第一批殡丧花艺师。作为唯一的男生,张寿宁承担更多夜间值守工作,但两个女孩也不遑多让,经常半夜三四点钟从三山陵园摸黑赶往殡仪馆。

  在车上,张寿宁讲起他第一次“接单”的经历。“那是一位老太太深夜过世,老伴也非常老了,拄着拐杖守在棺前不肯走,特别难过。”张寿宁说,家属哭声扰心,他一失手竟把手心剪伤了,“我紧紧地攥着手,不让血流出来,还要忍痛继续剪花枝,怕被看出不专业。”

  抵达福州市第一医院太平间后,20多分钟,花艺师们就做好了两个罗马花柱、几个大花篮和十字花架。家属还没到,他们剪枝、插花一丝不苟,“花艺师速度越快,越有利于家属情绪稳定。”

  在张寿宁看来,特别是遗体从家里或医院转移到殡仪馆时,最后一程的凝重和感伤往往击溃逝者亲友,“这时候造型素雅、蕴意深远的鲜花,确实能起到非常大的安慰效果。”

  去年,他们赴泉州为一名牺牲的飞行员送行,用一簇簇白菊,别出心裁地营造出白云朵朵的造型,“让英魂永远栖息蓝天之上。”

  “这是一份催泪的美丽工作。”王玉兰难以忘怀,她第一次去殡仪馆布置灵堂,恰逢一对遭遇车祸的奶奶和孙子,白布遮蔽下的身形令人心碎。“我用了大量的桔梗为他们送行,代表永恒的爱。当我把花语告诉家属时,他们当时的神情真是令我难忘。”

  回到三山陵园,许雪燕进入阴暗冰冷的冻库整理花材,手脚麻利地摘除百合花蕊,“免得花粉在灵堂乱飘”。王玉兰则上网寻找最新的插花样式,“对高寿的老人,我们曾全部用红玫瑰来布置,表示喜丧;对德高望重的逝者,我们往往用山、海、云的鲜花造型来寄托情怀。”

  在殡丧行业里,花朵,代表诀别。“在我看来,花朵,并不完全代表诀别。”许雪燕对记者说,“如果有男生送我花,只要不是菊花,我都喜欢。”

  殡丧花艺师们的生活圈锁定陵园和殡仪馆两头,给他们带来交友的困难。但张寿宁说,因为家人从医,能理解他的职业选择。

  两位姑娘也不担心成为“剩女”。但许雪燕坦言,民众避讳的眼光并非没有,她们往往只能在屋檐外做工,有时会被逝者邻居“驱逐”。

  “事实上,民众更多的也是好奇和尊重。”在许雪燕看来,福州殡丧花艺方兴未艾,花葬、树葬、海葬已经成为更多人的选择,体现出殡葬观念趋于尊崇自然、人文为本。

  福州市圆满生命关怀服务中心主任陈凯告诉记者,花艺布置一般只占治丧费用的八分之一,更多人愿意花钱在遗体美容上。因此,殡丧花艺师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高薪。“这份工作的吸引力,在于我们可以把死亡变得不那么冰冷、坚硬。”王玉兰和许雪燕伸出双手,只见植物汁液染花了她们的十指。

  这一天,为了让逝者在美丽中离去,张寿宁他们在福州市殡仪馆忙到了次日凌晨。(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