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高院回应“判决书迟到九年”:可向监督机关反映

2016年12月09日 21:02 来源:央广网
分享

  央广网海口12月9日消息(记者肖源 朱永)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海南省高院今天下午组织召开媒体通气会,就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一位村民反映“乐东县人民法院一份判决书迟到九年才送达”作出回应。那么,这究竟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对于当事人反映的问题法院又是如何回应的?

  今年8月30日,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的村民吉春,拿到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书。吉春是判决书中的原告,也是刑事案件的被害人。但这份判决书的作出日期,却是九年之前。

  吉春说,这份判决书的起因,是17年前,他挨了一顿毒打。1999年10月26日,吉春骑着摩托车在万冲镇拉上当地村民吉文新的妻子,将其送回家之后返程时,遇到吉文新在路边招手。

  吉春说:“当时用二轮摩托车拉客,拉的那个人是他老婆,半路就看到他老公拦我打我。他说怀疑我勾引他老婆。”

  吉春被打成重伤,治疗修养了几个月。被打伤的第二天,吉春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七年之后,一直在潜逃的施暴者吉文新被抓获。吉春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处吉文新赔偿其医疗费、护理费等10万元。吉文新随后被乐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吉春的民事赔偿诉求被驳回。

  吉春的父亲说,法院的人口头告诉他们,10万元的赔偿请求,因为没有相关的单据作证,所以法院不能支持。

  吉春父亲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形:“他就说不赔钱,认为没有证据,没有医疗费的单子。我觉得不公平,因为打我儿子那么惨、那么重,肩膀骨头折了、膝盖骨也折了,怎么一分钱也不赔?”

  吉春说,之后几年,他不断向法官追问,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证据,不赔钱。直至一年多以前,他才知道,法院判案子,是有一种叫做“判决书”的东西要给他的。“有一个朋友说,你想去告他就要找判决书,当时不知道哪里有判决书,以为人家打了,赔偿就可以了,我什么都不懂嘛。”

  吉春回忆称,随后,他多次去乐东县法院追问判决书,直到今年8月30号,在案件判决作出9年之后,他终于拿到了判决书复印件。

  今天下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气会。会上,乐东县人民法院的新闻发言人等就此事进行了回应。

  乐东县人民法院今天在通气会现场向媒体记者出示了案件的卷宗,在送达回证和宣判笔录上都有吉春本人的签名和手印。乐东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葛子龙说,8月30号,吉春来到法院,称判决书丢失,工作人员复印了一份给他,并非8月30号才送达。

  葛子龙:“8月30号,吉春来到乐东法院,他说他是07年一个案子的当事人,说找不到判决书,想复印一份。8月30号当天,我们院的工作人员就从档案室给他复印了一份当时的判决书,而不是8月30号才送达,因为这份判决书是我们院工作人员复印给他的。”

  有媒体反映,宣判笔录中的宣判日期与送达回证的判决书送达日期不一致。对此,葛子龙介绍说,该案于2007年11月20号宣判,但吉春被人并未按通知要求来法院。

  葛子龙:“11月22号的时候,原告吉春才来到法院,按照程序向吉春进行宣判和送达,并询问了吉春对判决书的意见,并且将吉春的意见如实记录在宣判笔录中,吉春也在该份宣判笔录上签名并按了手印。《送达回证》记载当时送达时间为2007年11月22日9时。”

  那么,吉春提起的民事赔偿诉讼请求为何没有得到法院支持呢?葛子龙解释说,“当时吉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是10万元,按照鉴定,他是重伤,但是他没有提供相应的住院证明、住院的发票、医疗单据、诊断证明等证据材料,根据法律规定,‘谁主张,谁举证’,原告吉春没有对其请求进行举证,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葛子龙称,近期乐东县人民法院几次和吉春协商,但吉春态度反复。

  葛子龙:“吉春开始时承认签名是他签的,但他又说因为当时有很多材料都要签,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签的是什么材料了。我们把送达回证、宣判笔录拿给他看,他看了之后,说这个不是他签的。我们就问他,这个名不是你签的,那你是否申请鉴定?他说他也不申请鉴定。当天我们给他做了笔录之后,他也不愿意签名。”

  葛子龙最后表示,他们近期对吉春再次进行了法律释明,如果吉春现在有新证据可以向上级法院申诉,如果认为法院审理程序有问题,可以向法律监督机关反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