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明波村路毁损严重 过往车辆“扭秧歌”通行

昆明明波村路毁损严重 过往车辆“扭秧歌”通行

2017年04月23日 11:25 来源:云南网
 

  行人频使“凌波微步” 车辆躲坑靠“扭秧歌”

  片区要改造 大修成本高 今天小填补 明天就碾烂

  明波路(绰号泳池路)

  明波村通往大观楼的明波路,长约300米的路面损毁严重,布满坑洼。附近居民戏称其为“泳池路”——最大的坑,娃娃可以在里面游泳。要把这条逼得过往车辆“扭秧歌”的烂路修好,有那么难吗?记者走访了解到,这或许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居民戏称泳池路 走个来回鞋就废

  4月19日,记者顺着大观路,来到明波路与香山路的交叉口时,路面已出现坑洼,车辆开始颠簸。

  顺着明波路前行不到20米,坑洼一个接一个出现,越往里走越颠簸。加之此前连续降雨,坑中全是积水,道路泥泞不堪。过往车辆都得小心翼翼地扭着“秧歌”通行。

  一段300米左右的路,有不下20个坑,在明波垃圾中转站门前,一个宽约5米、长约8米的大坑几乎占据了整条路面,坑内积水深度超过12厘米,甚是壮观。路人打趣道:“小点的儿童游泳池都没这么大。”在垃圾中转站工作的李师傅说,如果司机开车不注意,会时常溅得他们一身脏水。

  “这种烂路太崴人了,人不好走不说,骑车一不小就崴翻,底盘低的汽车更是容易被擦,我都替他们心疼啊。”李师傅说,路太烂时,马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会来填补一些公分石,但附近有工地,大车每天反复碾压,大坑小坑又露出原形。

  “明波路旁边就是大观楼,时常有旅游车往这儿过,真该好好修修了。”李师傅说。

  “晴天还能走走,雨天就尽量不从那里过,走回来鞋子就废了。”附近居民李奶奶说,下雨时年轻人还能跳着走,老年人就太危险了。

  记者使出“凌波微步”在坑洼之间辗转腾挪,约300米的烂路走完,感觉像跑了一公里一样疲倦。

  公交车常年被坑 司机悟出过坑诀

  那师傅是公交五公司六车队100路公交车的驾驶员,他说:“明波村拆迁后,拆迁工地的大车多了,路面就受损了。”路越来越难走,他们已经有了经验,整条路只能用二挡,进入坑洼时要靠惯性,等车头平稳进坑、后轮快要进坑时,稍微给一点油。

  “这样坑里的积水不会四处乱溅,车身摇晃也小一点。我们100路公交车的轮胎和钢板损伤要比别的车队频率高。”那师傅介绍,100路公交线路涵盖大观公园、翠湖和圆通山,老年乘客乘坐率比较高,且附近鸿运小区的许多居民出行都得靠公交车。

  片区面临整体改造 翻修太贵只能填补

  马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坦言,2010年明波村拆迁后,明波路因车辆反复碾压出现破损,办事处每年要对它进行8~10次维修,花费10余万元。

  “其实20多天前我们刚刚修补过。”这名工作人员说,要彻底解决这条路的坑洼情况,只能重新翻修。但明波村片区面临整体改造,彻底翻修投资太大,所以目前只能对路面进行填补修复。

  “每天都有公交车、工地大车和社会车辆经过,很多时候填进去的公分石经过碾压又出现松动,我们只能再开碾压车去对路面填平。”工作人员说,“现在已协调安排好维修工人,第二天就到现场修复。”

  回访

  头天刚填平 次日又碾成波浪路

  4月21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明波路,路上的坑已被填补,看上去平坦很多。

  被人打趣成“儿童游泳池”的大坑虽然也被填起,但被车辆反复碾压后,有的沙土凹陷,有的则高出地面十多厘米,成了“波浪路”,路过小车依然得绕着走。

  一修理铺老板说,街道办工作人员来填补后,路的确好走些,但下雨后两三天,又会变得坑坑洼洼。

  对此,马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也很无奈,他坦言,曾有人提议建围墙将路暂时封闭,片区改造完工后重新铺设,但附近部分居民认为不方便,而且这里是公交车的必经之路,如果围挡起来太不方便,因此围挡计划只能搁浅。

  云报全媒体记者 陈筑凌 张晓橙 文 高伟 摄

 


昆明明波村路毁损严重 过往车辆“扭秧歌”通行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