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女和凤凰男:扛着原生家庭的重负前行

2017年02月20日 13:24 来源:沈阳晚报
分享

  讲述:李霞 30岁

  凤凰女是我,凤凰男是我老公。到今天为止,我们俩结婚三年,恋爱七年,在一起十年了,有一个儿子两岁,公公婆婆住一起在带。我是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月薪4500元左右,他是一家公司的项目经理,年薪八万,我们俩贷款买了一套六十几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房贷要还3000元左右,无车。大家是不是觉得我俩收入还可以,不至于生活过不下去?但是生活就是这么的狗血,我们无时无刻都感觉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特别累、特别压抑,很多时候躺床上睡下去都不想再醒来。

  A

  真正的白手起家

  先说说我吧。我老家辽宁农村的,因为当地风俗比较重男轻女,家里生了两个女儿才生下我弟弟。我是老大。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吃了不少苦,但我读书很用功,基本都是数一数二的名次。初中升高中时,我妈说如果我考不上最好的高中就辍学打工去,我就拼了命地学,终于考上了沈阳的一所大学。大学期间我认识了老公,毕业后和他一起留在沈阳。

  再说说我老公,他是甘肃农村的,家里只有兄弟两个,他是老二。他的家里也是穷的响叮当,父母靠种几亩田生活,一年不到1万块钱的收入。我和老公大二开始恋爱,毕业之后都留在沈阳各自找了工作。工作之后我俩就一起租房同居了,双方父母对我们都算满意。所以很快就面临谈婚论嫁。他家里想让他回甘肃发展,让我跟他一起回那边,因为沈阳房价太高了。但是我父母不乐意,我妈妈放的话是要求不高,不要彩礼,但必须在沈阳付个首付买套房,坚决不去甘肃。

  最后他还是顶住家里的压力留在沈阳。为了省钱,我们俩买了一套七层顶楼的房子,他家连借带凑拿了10万元付首付。房子拿到之后,我们俩很兴奋。房子装修好后我们俩就去领了结婚证。春节放假之后,我们俩回了他的老家甘肃举行婚礼。因为装修花光了钱,我们俩没拍婚纱照,只简单一人买了一个戒指,总共花了2000多元,也没买新衣服。

  B

  重男轻女的娘家

  我俩从甘肃匆忙地坐火车赶回我娘家回门,从我回到家就感觉气氛不太对,爸妈都阴着脸,一直没给我俩好脸色。我偷偷流了好几次眼泪,后来才闹明白,我妈当时跟我婆家说,不要彩礼,只要在沈阳首付买房,但是他们没想到我婆家真没给一分钱彩礼,所以他们觉得很没面子,对我也很生气。

  我觉得很伤感,不管怎样我是他们女儿,结婚都是值得祝福的事,但是为了彩礼,他们一点不考虑我的感受,而是让我处处流泪。就这样,婆家没给钱,娘家没给任何嫁妆,我俩背着一身债务开始了婚后生活。

  婚后第一年我俩过得很幸福,俩人的收入还了房贷还有不少富余。结婚第二年,婆家开始催我们要孩子,这个决定成了我们生活的转折点。不到三个月我就怀上了,因为老公工程比较忙,我也不想他老请假。就在我要生之前一个星期,公公婆婆打电话说他们一起过来,等我生了孩子之后给我们带孩子。我想了一下,如果孩子没人带,我就要辞职,靠老公一个人,生活压力太大,他们来带孩子我也应该感激。所以开开心心地跟老公一起迎接他们过来。

  孩子很可爱,我老公更是开心得不得了,每天下班都是狂奔回来。但是我婆婆不知道是不是生活习惯不一样,来了就说她不会做饭,不喜欢收拾屋子,衣服她也洗不干净,让我将就吃一吃。我公公更是什么都不沾手,饭还要我婆婆端给他吃。我坐完月子发现,厨房到处都是油烟,客厅房间全是乱七八糟,地板油腻腻的,我什么都没说,自己动手开始收拾。婆婆有点不好意思,说不会收拾屋子。但是我头天搞整齐,第二天恢复原样,后来心力交瘁也懒得搞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稀里糊涂过吧。

  如果说婆家指不上,娘家给力也行,但是没有,从我结了婚,就感觉我在哪边都成了外人,尤其是和老公吵架了,会突然觉得自己孤零零的,没有任何依靠。在外面受了任何委屈,也从来没有跟家里倾诉过,因为知道没有用,所以从不抱期待。结婚娘家没给一分钱嫁妆,这个我不在乎,我生了孩子,她说我不带外孙子,只带孙子。每次和老公回娘家,我妈都要求我俩分屋睡,原因是如果回娘家同房会坏了娘家兄弟风水,所以我老公每次都睡沙发。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就是泼出去的水,娘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我家本来很穷,但是后来做生意慢慢有钱了,我妈给弟弟买房子随便就是50万,但我过得再辛苦,她也不会支援一分钱。但我在乎的不是钱,只是希望累的时候能和家里说一说,像个孩子一样撒撒娇,但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已经不是那个家的孩子了。

  母亲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很多时候,弟弟妹妹打电话过来跟我说他们的痛苦压抑,我妈妈打电话过来说弟妹叛逆不听话。我就像一个垃圾桶,听着每个人传递过来的负能量,却无法消解。我有一次尝试跟我妈妈沟通,让她换种方式生活,试着对弟妹放手,但她哭天抢地,表现得十分排斥,我终于是忍耐下来了。和她,真的是从无沟通的可能。

  C

  除了奋斗没有选择

  现在孩子两岁了,和公婆在一个屋檐下,磕磕绊绊走到今天。不久前,公公腿疼查出股骨头坏死,做手术花了两三万,但效果并不理想。婆婆三天两头头疼,去医院查不出来所以然,今天发烧,明天咳嗽。我现在很害怕去医院,只要进去,没有千把块都出不来,他们生一场病,我和老公一夜回到解放前。公婆没有工作,没有养老金,没有医保,只有在老家有农保,生一次病家里都近乎破产,经济压力不堪重负。

  前几天公婆说年后他们就回去,身体不行没法带孩子了。我一方面想着分开住是好事,毕竟大家生活习惯差异太大了,我很希望和老公回复到以前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另一方面,我又面临辞职的窘迫,孩子才两岁,公婆走了,我必须辞职带,社保公积金都会停掉,而且到时候只有老公一个人有收入,我不知道日子能不能过下去。而后面,孩子上学,每天早晚要接送,幼儿园小学都放学很早,哪里能找到两三点就下班的工作?而且这样要持续好多年,难道我要全职在家很多年?不敢想。

  我知道老公每天也在焦头烂额,他的压力不比我小,但他每天还都要笑脸对我。我有次问他,你留在沈阳后悔了吗?他说有什么好后悔的,你别瞎想。我说,可是我后悔了,如果当初分开,你不再回头找我,或许我们各自会有另外不同的人生,现在的日子,过得太累了。他说你不要再乱讲话,孩子都两岁了,我们都踏踏实实的,不要想什么后悔不后悔,更不要有离婚的念头,你想都不要想。

  我知道,我说的一些话都是因为太累,但生活就是这样,两个一穷二白的人想在这个城市生活就得奋斗,这个城市应该还有一些和我一样的人,希望你们看到这篇文章后心里平衡些,也许这些困难才是我们奋斗的源泉。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陈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