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清污人”“吸污人” 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 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2017年01月24日 12: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 黄云龙 摄

  贵阳1月24日电 题:新春走基层:列车“清污人”“吸污人” 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作者 杨云 黄云龙

  春节临近,当人们开始提着行李带着期盼踏上返家行程的时候,还有这样一群人不分昼夜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为旅客的出行提供保障,铁路列车“清污人”“吸污人”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1月23日,高原城市贵阳的夜晚比较湿冷,成都铁路局贵阳车辆段后巣整备库内停满了春运待检列车,集便器班工长黄海军和他的工友们正紧张忙碌着。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 黄云龙 摄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 黄云龙 摄

  “陈兵、龙景远,你们从Z150次列车的南头上车,插好防护信号,我从北头的硬座车开始检查,注意检查每一辆车集便器的运行状态,我们在餐车汇合”,黄海军在对讲机里发出检修指令。

  开始工作后,黄海军检查到第三个车厢,发现这节车厢真空集便器的马桶堵塞,便开始准备“检修法宝”——手套、口罩、电笔、铁丝、扳手等。

  黄海军进入到狭窄的卫生间内,刺鼻的臭味扑鼻而来。他先用扫帚把便池内脏水扫除,又用一端带钩铁丝深入到便池深处,用力把堵塞物体勾出来。“车厢内厕所经常会被旅客扔进杂物,千奇百怪、多种多样,堵塞了集便器,修理起来十分困难。有时堵塞东西抽取不出来,就只能用自己的手抠下来。”黄海军说,“集便器检修不仅要有较强的检修能力,更难的是要克服常人无法忍受的臭味,虽然配备了口罩,但工作中戴着呼吸不畅,口罩大多数时候就成了摆设。”

  “90后”小伙子刘洋,山东人,不远千里来到贵阳却不料是为列车“修马桶”。

  “刚开始不好意思和亲朋好友们说自己的具体工作,感觉有点难为情。”刘洋告诉记者,一年多的工作,让自己有了新的感悟,“任何事情都需要人来干,每处理一个集便器的故障,我就会有种小小的成就感。”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 黄云龙 摄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 黄云龙 摄

  在两列列车中间的股道里,一位老师傅迎着寒风紧跟着一辆移动吸污车忙碌着。老师傅名叫吴玉文,今年52岁,只见他熟练地拿起吸污管,迅速与车厢上的污水箱排污口对接、卡牢,打开阀门,启动真空泵,列车的吸污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吸污工作其实很简单,做到‘一接、二开、三动’就可以,但是要注意把锁给锁好,以免粪水污水漏出来。”吴玉文介绍说。

  站在一旁的吸污班工长熊小平补充道,“吸污是个体力活,因为吸污管最少有50斤重,但更难的是要忍受恶臭的气味,特别是拔管时,粪便污水还是或多或少会喷到裤子、鞋子上。”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熊小平说,“从事列车吸污工作8年来,每年春节都在岗位上度过,虽然在心里也盼望在除夕夜能吃上母亲做的年夜饭,但由于工作任务重,今年可能又是一个奢望。”

  “想妈妈的味道,都想!”熊小平与工友们说起家人,说起除夕的年夜饭,一个个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苦的好男儿眼里都噙着泪水,“忠孝难两全,舍小家顾大家。”

  据了解,春运期间,由于客流量剧增,污物也跟着“行情上涨”,加上春运增开列车的工作量,贵阳车辆段吸污工每天需要对540余个“满满当当”的集便器进行吸污。为了确保列车能够安全正点出库上线,吸污工们通宵达旦地在寒风中与时间赛跑,忙的热火朝天。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每天20时到次日8时,是他们的工作时间。但春运期间,都是加班加点工作。他们的坚守,为每一趟春运列车创造了干净舒适的乘车环境。(完)

 


列车“清污人”“吸污人” 用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