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15岁华裔天才少年任研究员 他有童年吗?

2017年03月24日 10:44 来源:中国侨网
分享

  等到Tristan明年从奥大毕业的时候,他才仅仅16岁。(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援引NZ Herald)

  中国侨网3月24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编译报道,近日,记者采访到了新西兰的15岁华裔数学天才Tristan Pang,和他聊了聊学习和生活。

  天才少年 不负众望

  Tristan现在正在奥克兰大学攻读理学学士课程,而在课余时间,年纪轻轻的Tristan拥有多重身份:他既是社区游泳俱乐部的负责人、教育聊天群和在线学习平台的发起人,也是电台广播员和公众演讲者。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个特别让人钦佩的天才,但是最值得注意的事实是,Tristan年纪尚小,他甚至都没有达到可以参加驾照第一步笔试考试的年龄。

  大多数人大学毕业时基本都在21岁以上,然而,等到Tristan明年毕业的时候,他才仅仅16岁。

  也许等他到了21岁的年纪,就应该称呼他为Tristan Pang博士了吧。

  毋庸置疑的是,他已经被新西兰人民追捧为“杰出的少年奇才”,但是他自己也并没有辜负这一称号。

  在他9岁的时候,他就在剑桥A等级考试中获得了91%(9分)的优异成绩。11岁时,他因研究恒天然新推出的三层遮光塑料牛奶瓶的性能,获得了全国科技大奖。同年,Tristan还在500名听众面前进行了一次TED演讲。

  如今,当大多数同样年级的学生都刚刚开始参加NCEA Level 1的考试,但是Tristan却已经在大学里忙碌着一学期的五门数学和物理课程,同时在世界领先的实验室里担任本科研究员。

  去年,当他在教授大学一年级数学课程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没有意识到这位老师才仅仅14岁。

  对于很多十多岁的少年而言,身处大学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然而Tristan却觉得这里就像他的家一样。

  就在本周,Tristan和其他奇才们才刚刚参加了本周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世界科学节(World Science Festival)。

  “我读的书、玩的游戏、研究的主题、关心的事情都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一样,”他说。

  “我在学校的时候,朋友们都在谈论1D,也就是英国男子乐队One Direction,我想的却是11D,是弦理论(string theory)中的11个维数,我们从来都无法理解对方的话题。”

  在学校里,他也会开心地和自己喜欢的朋友一起玩卡坦岛(Settlers of Catan)之类的图板游戏,但是他的学业从来都没有落下,大部分课程全部都是A+的成绩。

  解放思想 期待深造

  “我期待取得更好的表现,尽快开始研究生的学习。”

  Tristan解释说,在本科阶段,学院都根据规定安排课程,而且,教授们不会给他们的数学作业评分,反而是助教们必须遵守评分标准来做这项工作。

  这对于思想独特的Tristan来说,是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他经常会找到解答课堂问题的不同方法,因为他觉得找到不同的解答方法会更加刺激。

  但是,助教们却会因为他没有遵守解题模板而扣除他的分数,他当然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了,于是便拿上他的功课去找教授。

  当然,几乎所有的教授都对他表示支持。

  “但是我不能老是烦那些教授,”他说。

  “研究生就不同了,我在暑假做研究项目的时候经历过,我可以直接和我的导师讨论。”

  “我认为遵守规则不会带来伟大的发现和发明。我喜欢跳出固有思维模式来思考。”

  一路提携 师恩难忘

  Tristan把很多的成就归功于一路以来教导、帮助过他的导师们。

  在他11岁的时候,Tristan第一次见到奥大数学系的前系主任Eamonn O'Brien教授。

  当时,O'Brien教授并没有忽略他,反而帮助他一路克服重重阻拦,不断成长。

  “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数学家无条件地支持我,我感觉就跟做梦一样。他真的言出必行。”

  与此同时,Tristan也遇见了另一位新西兰著名科学家——副教授Cather Simpson。Simpson副教授研究的激光技术可以观察精子细胞内部X、Y染色体情况,然后采用精准移动操作,将两类细胞分离,有效选择奶牛的性别。

  作为Tristan遇见的第一位科学家,Simpson副教授推荐他阅读各种研究论文,让他对自己的研究主题有了更深的认识,也意识到了万事都有可能的道理。

  Simpson副教授的辅导带他参与了科学科学项目(Science Scholars Programme ),并在Simpson副教授的光子工厂(Photon Factory)担任本科研究员。

  同时,他也对以下导师表示了感谢:经常坐下来和他交流研究目标的物理学家Richard Easther教授、他的暑期研究导师Igor Klep副教授。

  这些伟大的导师在他一路以来的学习研究中,给了他莫大的动力和鼓舞。

  爱好广泛 志向远大

  因为童年时期阅读了很多史蒂芬·霍金的书籍,Tristan对穿越时空和量子力学很感兴趣。

  他很期望未来能从事数学,特别是纯数学相关的工作,对于Tristan而言,数学是很神秘的事情,逐渐理解复杂方程式的感觉更让他激动不已。

  同时,他也想知道激光会对超薄神奇材料石墨烯造成怎样的反应,为什么重力比电磁要弱,我们的宇宙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些都是很大的研究问题,但是在Tristan眼里,这些都是他们现在年轻一代的首要研究工作。

  “身为人类,我们有责任为我们的后代以及地球上的其他生命,保护世界的环境和资源。”

  如果他在海外完成了博士学习,他希望回到这里“创造一个更好的新西兰”。

  “儿童贫困问题是我热衷帮助的问题。我相信,教育是打破贫困的最根本方法。”

  “在21世纪数码时代,熟知数学和科学知识是很重要的。凭着我对数学、科学和教育的热情,我相信我可以有所贡献。”

  这正是Tristan正在忙碌的事情。他在Twitter上建立了教育交流群Change Agents NZ,也创办了免费在线学习平台Tristan's Learning Hub,也开通了他自己的Planet FM电台节目Youth Voices with Tristan Pang。

  舆论质疑:他有童年吗?

  这些高强度的工作并没有压倒Tristan,真正让他有压力的是新西兰人们的“高大罂粟花综合症”(Tall Poppy Syndrome,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一个流行用语,用来形容一种在社群文化中,集体地对某类人的批判态度,属于意识形态表达的一种方式。当任何一个人在社会上达到某程度上成功的时候,而惹来社群中不约而同的,自发性的,集体性的批评),然而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在“天才儿童”的标签下生活。

  “人们总是将‘最年轻’和我联系起来——最年轻的TED演说者,最小的大学生,最年轻的助教和最小年纪的广播员。”

  “我第一次被媒体曝光的时候是我9岁的时候,我收到的最普遍的评论就是‘你不会有正常的童年’、‘你会没有同龄朋友’之类。”

  “他们的担心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问题,实际上,我也没法和我的同龄人交流。如果年长的可以和年轻的人做朋友,那为什么年轻人不能和年长的人交朋友?”

  “还有,什么是‘正常的童年’?难道孩子在追求梦想的时候就不正常了吗?”

  “但是这些问题只是我早期遇到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看到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每天都很开心,我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去,而且我现在仍在追逐我的梦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