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黑卡新套路:实名卡叫价150元 身份证货源不缺

电话黑卡新套路:实名卡叫价150元 身份证货源不缺

2016年12月08日 04:06 来源:新京报
 

身份证卖家给记者发来的身份证存货照片。

  已经推行五年的手机实名制,最终采用“一刀切”方式强力落地。12月1日起,未进行实名登记的手机号被双向停机,不能呼入也不能呼出,不能接发短信也不能上网。该举措被称为“史上最严”实名制。

  这距离山东女孩徐玉玉去世已过去了三个多月。此前8月19日,即将进入大学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骗走上学费用9900元,后突发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上述事件引发全国高度关注,涉案的虚拟运营商170、171手机号段成为电信诈骗的代名词。对此,工信部表示将把手机实名制作为对虚拟运营商的一票否决项。11月7日,工信部发文要求在2016年底前实现100%手机实名制。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电话“黑卡”销售更隐秘,出现了新的套路。原本30元一张的170/171号段电话卡已经消失,但150元至200元一张的已“实名”手机卡仍在销售。由身份证卖家、实名卡卖家、养卡人、套现者等多个群体构成的黑色产业链依旧在运行。

电话卡卖家宣称卖的手机卡已经实名绑定。

  网上售卡:从30元到150元

  “我卖出去的这么多卡,都没有出现过问题”,12月3日,位于广东的卖家卡商阿力(化名)向新京报记者打包票说自己卖的手机卡可以正常使用。

  新京报记者发现,从“史上最严”实名制推出后,多家卡商都已经停止售卖非实名的卡,如今在微信和QQ等平台上搜索“非实名手机卡”已很难找到卖家。这是手机实名制全面趋严后,黑卡市场最大的变化。

  徐玉玉事件后,170/171号段的虚商电话卡就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记者询问有没有虚商电话卡,阿力很直接的回复:“没有虚拟,不卖。”

  据记者了解,工信部在11月7日发文要求,所有170/171号段要全部进行回访,确认身份信息。12月1日起,所有的手机卡都要实名登记,否则将被“双停”。

  阿力保证出售的是已经实名的联通手机卡,即用别人的身份证已经认证的卡,买到手之后可以直接使用。

  此前8月份,新京报记者在调查虚拟运营商时了解到,当时市场上充斥着170/171号段手机卡,其价格基本在30元和40元一张,批发还有优惠。到了12月初,市面上基本都是三大运营商的已实名电话卡,价格在150元左右。

  阿力的初报价是168元每张实名卡,最后愿意以150元每张的价格成交。“卖你没钱赚,价太低”,阿力跟记者抱怨。

  阿力告诉记者,正是因为实名制之后,卡商成本提高了,所以价格也要提高,“因为获得身份证也需要成本”。

  记者调查发现,像阿力这样,借用别人身份证开卡的“黑卡”卖家仍有不少。

  记者询问这些实名卡的来源,阿力称是“手持证件照实名绑定的”。那么这些身份证是哪来的呢?

身份证信息卖家在网上开出了“批发价”。

  身份证按性别、年龄分类销售

  在电话黑卡的产业链上,身份证信息的来源并不难找。

  12月4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微信搜索,联系到一位销售身份证的卖家“开始慌了”。

  “开始慌了”除了销售身份证以外,还配搭该身份证注册的银行卡,以每套800元的价格进行“套装”销售。

  记者表示不要银行卡,只要身份证,“开始慌了”随即给出了每张200元的价格。半小时后,对方再次主动联系记者,称如果货量大且要货稳定的话,可以将价格最终定为每张160元,并承诺可以长期合作,随时供货:“我这边是155元,一张你最起码让我挣五块钱吧。”

  除了微信,QQ平台上也存在着不少身份证卖家。

  一位身份证卖家“云哥”(化名)非常警惕,在通过记者QQ好友时,反复询问记者通过哪种渠道找到自己,以及购买身份证用途。记者表示需要批量开卡后,对方才表示手上确实有大量身份证。

  新京报记者进入该卖家QQ空间查询后发现,对方空间里有7个身份证相册,分门别类地标注着“80后男”、“80-90后女”、“60-70后男”等性别和年龄,以供有需求的客户进行选择。

  12月4日,新京报记者进入几个买卖身份证的QQ群。其中一个群有274人。

  一位身份证卖家主动找到记者,开门见山地介绍到:身份证140元一张。当记者以“无法确保身份证真伪”为由敷衍时,卖家以肯定的态度称,身份证绝对真实,都是二代有磁的身份证。

  为了取得记者信任,该卖家以显示双方现场聊天记录的电脑为背景拍了两张摆放着厚厚一叠身份证的照片,以示货源充足。

  新京报记者就网络售卖身份证的情况咨询了警方。一位卖家所在地的公安人员表示,不能确定这些卖家货源究竟从何而来,存在一种情况是有买家收购居民遗失或被盗的身份证,再在网上高价出售,但不排除存在大量的伪造身份证。据介绍,假证和真证的最大区别是假证里面没有磁条,不能通过电脑扫描核查。

  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表示,现在的实名制只是广义的实名制,只保证了每个手机卡都对应了一张身份证,但没法保证是不是本人的。有人在网上找来假证来做实名制认证,还有销售人员用自己的身份证开很多张卡后,再转手卖掉。

  除了售卖身份证外,还有一些卖家在卖身份证信息,主要包括身份证正反照片,这些身份证信息价格就低了很多。一位重庆卖家“理解”(化名)开价10元一张,在得知记者可能需要100张后,主动降价到3元一张。

  记者在前述QQ群里发现,有卖家给出的“批发价格”是:100张内3元一张;300张至500张为2.6元一张;500张至800张是2.3元一张;800张至1000张是2.1元一张;千张以上是1.9元一张。

卖家在网上给出身份证报价。

  一张身份证理论上可办225张卡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一张身份证流入黑市之后,往往会被“一菜多吃”。

  12月4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三大运营商客服,对方均表示,用户持自有身份证,在营业厅均可以一次性开5张卡。

  此前9月23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工信部、央行、银监会等六部门联合发布《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通告要求,对同一用户在同一家基础电信企业或同一移动转售企业办理有效使用的电话卡达5张的,不得为其开办新的电话卡。

  由于同一客户在同一企业办理电话卡的上限是5张,因此,一张身份证至少可以在三大运营商办出15张卡。

  新京报记者就此先后致电天津移动、贵州移动、贵州电信、重庆联通、北京移动客服,发现各地情况有所不同。

  贵州移动称一张身份证在全国开了4张移动卡,就不能办贵州移动卡了。贵州电信表示一张身份证全国只能办5张电信卡,重庆联通也表示全国只能办5张联通卡。

  天津移动则称一张身份证每个省都可开5张卡。北京移动客服称,如果一张身份证已经开了5个北京卡,依然可以办理其他省市的移动新号。

  虚拟运营商小米移动总经理金峰向记者证实,一张身份证最多办5张小米移动的卡。

  电信专家付亮告诉记者,用户在同一家运营商只能办5张电话卡,现在有3个基础运营商,42个虚拟运营商,一共是45家运营商。

  新京报记者以此计算,同一个用户使用同一张身份证,理论上可以办出225张手机卡。假设一张身份证流入黑卡市场,按照一张已认证手机卡150元计算,其“销售额”最高可达到33750元。

  此外,身份证流入黑卡市场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买家拿着非本人身份证能否办卡。

  12月4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民族大学校园的代办点和车道沟附近的移动、联通代办点,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只能由本人持身份证才能办理新卡。

  不过,位于紫竹桥的中国移动营业厅人员表示可以代办,代办人需提供委托人和代办人身份证原件以及委托书。然后工作人员会对委托人进行电话核实。

  中国联通紫竹院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代办人携带自己和委托办理人的身份证原件即可代办。

  低调养卡人:等浪潮过了再出来

  在调查黑卡产业链过程中,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黑卡产业链中还存在一批养卡人。

  所谓养卡,是指为了保证号码处于正常状态,每月要有通话量并缴纳对应的月租费用等。

  “虚拟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都是通过手机卡的使用情况和实际消费来分析用户是否存在,猫池能够完善地模拟出这些行为,很难被查出来。”12月4日,新京报记者以“进行养卡”为由,联系上深圳一家生产并销售养卡用猫池的厂商工作人员,对方告诉记者,“如此一来谁知道你是真是假”。

  据了解,猫池其实类似于一台多卡多待的手机,而如今市场最主流的设备则为4g+8端口和4g+16端口两种型号。

  “现在你业务量还不大,4g+8端口的猫池足够了。”该销售人员向记者解释,

  “4g+就是一部猫池同时支持电信、移动和联通三个服务商。8端口和16端口,则是猫池可以同时工作SIM卡数量。”

  这种“自动养卡”业务是如何实现的?

  对方声称只需要将猫池接入电脑,再将SIM卡插入猫池上的端口,即可让猫池上的SIM卡接收到相应服务商的短信、语音通话、流量下载等服务,甚至还能定期按照持卡人所编辑的内容进行短信发布。

  当记者询问猫池具体价格时,对方介绍到,4g+8端口价格为3500元,16端口的价格为6000元。

  猫池养卡并非是新事物。据媒体报道,2015年3月,厦门市公安局特勤大队捣毁4个诈骗窝点,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缴获“猫池”27部、电脑13台、SIM卡672张。

  记者通过QQ搜索,加入几个网络“养卡群”。一位曾经从事猫池设备销售商家很诧异,他认为记者在当下风口浪尖上入行,显然不合适。

  “现在才开始涉足这行业,肯定死路一条。”对方表示,“现在养卡人都很低调,等这股浪潮过了再出来。你还不如把手中的实名制电话卡挂在网上卖了,说不准还能赚点钱。”

  遏制电信诈骗的“隐忧”

  为防范电信诈骗,工信部一再强调手机要全面实名,三大运营商也据此做了种种安排。比如北京联通告诉记者,全渠道实名制办卡,均通过身份证阅读器读取资料后自动保存至系统,最大程度防范虚假身份证办卡发生。

  不过,网上黑卡产业链的存在,已经绕过了运营商设置的“防火墙”。对此,网上售卡者都心知肚明。

  “你不会是做电信诈骗吧?”卡商阿力在微信语音通话中这么问新京报记者。

  记者称在网上买手机卡是帮朋友买的。当记者表示如果朋友做电信诈骗,是否会牵连对方时,阿力表示,“做这些后果自负,我们是不处理、不管的,不关我们的事”。

  记者再追问,既然是实名制已经全面开始,那么一旦通过开卡身份证追溯到持身份证的人,会有何影响,阿力说,“这个不影响我,卡不是我开的,是别人开的,我是从别人那里拿的货”。他也表示,卖出的卡到底做什么他其实也不知道。

  对于个人而言,隐患不只在手机卡,在卡商阿力发给记者的价格表里,还有真人绑卡的微信号、支付宝、五大银行卡出售,价格分别为300元、350元、580-780元(按是否开通网银划分,开通网银的更贵)。

  事实上,已经有犯罪分子因为绕过实名制兜售“黑卡”而获刑。据媒体报道,有犯罪分子通过网上购买两款二代身份证生成软件,经过破解后可绕过实名制办理电话“黑卡”。

  最新的电信网络诈骗政策,明确规定电信企业在办理业务时要确保电话实名制。对此,移动一位专家对媒体表示,“实名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电信诈骗的犯罪成本,并不能直接解决电信诈骗问题。运营商推行实名制,确保的是手机用户和身份证的匹配一致性,至于这个身份证是不是本人,光靠运营商不能百分之百肯定”。

  那么对已经开卡的实名制卡的黑市交易,一旦出事谁来负责呢?业内专家表示,这个问题最终要落到对个人信息的全面保护上,最终需要司法、公安、金融、电信等多个部门一起解决。

  ■ 焦点

  手机“黑卡”套现花样多

  除用于电信诈骗外,手机黑卡产业链延伸出多个套现途径

  通过外卖优惠套利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大量的手机黑卡从业者通过从外卖订餐平台、电商、APP、金融平台推出的优惠政策漏洞中获利。

  12月3日下午,记者在淘宝网输入外卖优惠后,寻找到多个“首单优惠”的商家。在加入一个QQ群后,记者参与了一位刷手组织的套现活动。该活动通过为美团用户提供手机号首次注册点外卖,提供优惠券、兑换码等方式获利,以外卖平台首单优惠20块来算,记者用电话卡注册订餐,付给刷手10元外,自己还能省下10元。

  一个在拥有1104名成员的外卖群的管理员告诉记者,如果也想从事这个工作非常简单,只需购买288元的抢单软件。软件里有教程,会有专人指导,每天预计会有200元的收入。

  记者根据该管理员指示,给其打去了288元,不过至截稿,记者也未得到该软件。经过沟通,记者最终追回了这288元。

  薅电商促销的“羊毛”

  大的电商平台也是黑卡产业链套现的一大来源。2015年8月,聚美优品推出了一次“零元购”活动,主要是针对App客户开展的,不过事与愿违,活动开始后,多名消费者吐槽称活动开始后反复刷新聚美优品手机页面无法进入,很多礼品不到一个小时便被抢完。

  随后,聚美优品CEO陈欧在当天发布博文称:“有黑客批量注册小号刷礼品,一个地址一千单,技术人员很头疼。”

  这些黑客成群结队,在网络上到处搜集各大厂商的优惠活动,并使用大量小号+代理IP刷取优惠资源,最后转卖获利。黑产市场上这种人被称为羊毛党。

  记者在QQ群中搜索,发现这些羊毛党的群非常多,一个卡商告诉记者每天都是成百上千的卖卡,一些手里持有大量黑卡的卡商除了卖卡也通过养卡当刷手获利,很多群中会发布可以套利的渠道信息,记者发现在一些群中,发布注册会员可获利的信息随处可见,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网站。这些网站的注册都需要接收手机验证码,这也给黑卡提供了无限商机。

  12月4日,网名为“一飞冲天”用户,在一个拥有1974人的名为“手机验证码”QQ群中发布消息称:“需要西安归属地手机卡接收验证码,二十万个,介绍的有茶水费”,经记者了解,“一飞冲天”用户称,这些卡用于“飞凡电商”会员注册接收验证码,接收一条短信可以给予5毛钱的报酬。

卖家向记者保证其售卖身份证真实有效。

  购买SP爆卡获利

  一张即将欠费的手机卡能有什么用呢?在熟练的爆卡者手中,它可以“爆出”逾100元的利益。

  由于一些手机卡存在延迟扣费的特点,爆卡者可以用购买游戏点卡等产品的方式将这些卡刷至透支,再将游戏点卡变卖,这样就能获得高于电话卡话费余额的利益。

  12月4日,一位有3年经验的爆卡者向记者吹嘘,其将一张“没有钱”的四川电信电话卡在电话钱包上“刷出”了200V币和一个QQ会员。“算下来一张卡我弄了105块钱出来,成本50不到。”

  据记者了解,V币是一种虚拟货币,可以通过电话钱包平台将手机话费转换为V币,2V币等于1元人民币,使用这一虚拟货币在电话钱包平台上可购买多种游戏点卡。

  不过并非每张手机卡都能爆出上百元。根据手机卡所属运营商和地区的不同,能爆出的最大利润也不同。“拿到手机卡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测试,测试这张卡能够爆多少V币。”一位山西的爆卡者告诉记者。

  按照多名爆卡者提供的方法,12月4日,记者使用一张天津移动手机卡进行了爆卡“测试”。

  一小时内,记者以发送短信的方式购买了50V币,折合人民币25元,但此后再进行V币购买就被提示“该手机号下单已达当日限额”。

  记者使用该电话卡购买V币的时间是12月4日上午11点至12点期间,理应扣除话费25元人民币,但直到当日下午16点55分,移动方面也没有对这张电话卡进行扣费。

  与此同时,电话钱包上可以使用V币购买的点卡类型多达上百种,包括天猫购物券、世纪佳缘邮票以及Q币、各类游戏平台点卡等。记者花费31V币成功购买到了价值15元的网易“战网一卡通”,经过测试该点卡是货真价实的“正品”。也就是说,记者通过刷卡挣到了第一笔钱。

  在百度贴吧“SP爆卡吧”中,不乏“拜师”、“收徒”的帖子。

  “拜我为师,我可以包卡源,徒弟拿卡一张我只加5块钱,比如我45拿的,给徒弟就是50。”一名爆卡者表示。至于这些卡源从何而来,这些爆卡者大多表示是长期合作对象,“慢慢积累得来的”。

  B04-B05版采写/新京报经济调查组

 


电话黑卡新套路:实名卡叫价150元 身份证货源不缺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