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频现背后:贫富差距加大

2017年01月19日 05:5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

  国际知名慈善机构乐施会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最富有的8个人身家与全球位于贫困端的半数人口,即36亿人,拥有的财富总和相当,这意味着全球收入不均状况要远比预期更要恶劣。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脱欧,两只“黑天鹅”已经展翅高飞,如今,欧洲民粹主义势力活跃,多只“黑天鹅”若隐若现。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个共同的原因:贫富差距加大。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世界该如何前行?

  “8个人”带来的震撼

  就在达沃斯年会召开的前一天,位于英国的慈善组织乐施会公布了其有关贫富差别的最新报告。报告称,1988年到2011年间,最穷的10%人口收入每人只增加了65美元,而最富的1%人群收入上涨了1.18万美元,是前者的182倍。

  这已经是乐施会连续第四年发布类似报告。乐施会表示,尽管去年的趋势与2015年的报告大致相同,全球金字塔顶尖1%的人所掌握的资源仍比其他99%的财富总和更多。但在2015年,全球50%的底层人口所能支配的财富,约等于全球前67个富豪的资产总和;但到2016年,贫富两端的差距却更加悬殊——过半人口拥有的所有资产已经比不上全球前8名富豪的财富。

  报告表示,富人的财富正在迅速增加,而底层人口的财富却在缩水。而且,贫富差距形成的阶级越来越难逆转。在未来20年内,全球前500位富豪传给继承者们的财富总值或将比印度的年度GDP还要多。

  贫富差距之大早已引发各方关注。在去年飞出最大“黑天鹅”的美国与英国,相关数据就令人瞠目。

  经济学家皮凯蒂、塞斯和祖克曼2016年末发表最新研究指出,美国的贫富差距正在进一步扩大。1%富人的年平均收入是50%底层平民的81倍,36年前这一差距仅为27倍。

  美银美林的数据显示,过去的30年间,占人口比重90%的美国底层家庭获得的财富比例下降了13个百分点,而相反,占人口比重仅0.1%的最富有家庭的财富占比却在不断攀升。

  在英国,根据瑞士信贷银行的数据,占英国人口总数10%的富人拥有的财富占到整个国家财富的54%,其中最富裕的1%阶层财产总量相当于国家财富的1/4。而另一方面,占人口总数20%的贫困人口仅占有整个国家财富的0.8%。

  而且,英国社会市场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英国富人资产同金融危机前相比,上涨了64%,而穷人资产却缩水了57%。

  英美社会民意撕裂

  乐施会的最新声明称,过去一年,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英国脱欧等意外的轰动式事件背后都有贫富不公因素在发挥作用,若政府不采取手段干预,那么类似的事情还会上演。

  在美国,“让美国再次强大”的竞选口号将特朗普送入白宫。有专家指出,特朗普“奇迹般”夺得美国总统大选胜利,不仅意味着“精英政治”和建制派遭遇“滑铁卢”,而且反映出西方社会中孤立主义、保守主义和平民主义的回归乃至阶段性崛起。特朗普的胜选加剧了精英与草根之间的仇恨,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英国广播公司北美事务编辑索佩尔曾撰文称,美国大选背后更大的真相是——一个分裂的美国。在特朗普的支持者眼中,特朗普代表着希望与机会,特别是他在竞选中提出通过减少税收、扩大基建以及出口等措施来使就业回归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等,迎合了失落的中下层白人群体,喊出了这些美国人的心声。

  在英国,多个调查均认为,英国民众公投脱欧背后的一大原因就是贫富差距造成的社会分裂。

  “30年来社会的极度不平衡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它让很多人认为自己社会地位低下,感觉难以获得平等的政治和经济机会。脱欧公投给英国国内带来的分裂已达到顶点,很多人对政治进程采取了怀疑和冷漠的态度,因此他们希望公投可以改变自身在本国的经济地位。”乐施会报告如是指出。

  “很多国家的民众在经济复苏缓慢的大背景下很迷茫,他们不再接受现在的体制和主流政党提供的东西。其实,民众未必就接受极端政党的纲领,他们渴望的是改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有分析称,原本民粹思潮是一国的政治现象,但在2016年成了世界的现象。而且,过去,民粹主义多出现在弱国,如今,开始出现在像英国、美国这样的强国。

  “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

  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像是一个打开的“潘多拉盒子”,各种意想不到的“坏消息”接踵而至。

  收入不公,城市财政恶化,警察队伍缩水,使得“罪恶之城”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帮派暴力加剧,谋杀率比上一年飙升了53%。芝加哥2016年经历了3500多起枪击事件、750多人被谋杀,创下近20年新高。甚至全美范围,谋杀率相较2015年增加的大城市也至少达21个。《纽约时报》指出,随着谋杀案在20余个大城市的增加,人们担忧暴力在美国已成“常态化”。

  《赫芬顿邮报》近日刊登“全球政策解决方案中心”创始人兼总裁玛雅·洛基摩尔的文章指出,“美国深陷种族主义、仇外心理、经济不平等、人口变化、机构腐败和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潮汐之中,很多人都意识到国家的方向有某些方面的错误,而政治机构和代表似乎无法解决现有问题,特别是猖獗的经济剥削。”玛雅概括到,如不保持警醒,美国终将可能成为一个私人财富高度集中的社会。

  在英国,贫富差距衍生的社会不平等折射在方方面面,同时也加剧了社会的分裂。底层民众对政治参与热情降低,或转而投向反移民、反全球化等更为激烈的民粹主义。

  乐施会报告呼吁英国政府尽快采取切实行动,否则到2030年,将有40万英国家庭生活在贫困之中。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将社会不公、不平等作为其就职演说的核心,她指出,在英国,“如果你生于贫穷之家,平均而言寿命比其他人短9年;如果你是黑人,那么你在刑事司法体系中的待遇会比白人严厉;如果你是一个工人阶级家庭的孩子,那你上大学的概率比别人要小很多;如果你上的是公立学校,和上私立学校的孩子相比,最后很难成为高级白领……”

  路漫漫,虽然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贫富差距加大带来的种种问题,但是应对起来却是挑战重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副主任任琳在媒体撰文指出,无论是英国选择脱欧来“躲避”全球化的“负面溢出效应”,还是像特朗普声称要采取的贸易保护、打造“美国制造”、看紧边界避免外来劳工等行为,都可能会增加中产阶级的负担,不利于弥合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之鸿沟。长远来看,只有改善经济状况、加强国际对话与合作、促进创新、有效地进行收入再分配,才是治理贫富差距鸿沟标本兼顾的良策。本报记者 张 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