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劳动者:值班民警盼有更多时间陪家人

2017年05月01日 02:32 来源:新京报
分享

  拍摄场景:4月27日23时25分,安贞医院急诊室,王喜福在与挂盐水的病人交流。

  人物简介:王喜福,43岁,吉林人,从医20年,来北京13年。

  工作时间:每天下午16时上班,第二天早上8时下班。

  深夜故事:“小时候就梦想成为一名医生,现在对生活和工作都很满意。”王喜福说,在急诊室总会遇到一些固执的老人,被送来时病情危重,但等身体稍有好转后,他们经常会急着回家,但是因为每个人情况不同,有些其实是需要留院继续观察的,最困难的就是劝说的过程。

拍摄场景:4月28日20时30分,陈志华在看团队拍摄视频。

  人物简介:陈志华,42岁,前资深媒体人、资深职业经理人,一个月前回国创立了一家以短视频为工具的内容电商公司。

  工作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23时。

  深夜故事:“未来的可能性很多,可能是电商,可能是短视频社区,可能是MCN公司,虽然我们心中有自己的方向,但不管哪条路,第一步,我们还是先老老实实做个CP(内容提供商)吧。”陈志华说,一个月不到,操作的十几条视频,平均播放量已达百万级。

  拍摄场景:4月28日,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赵淑敏蹲在摊位看着最后八袋萝卜。

  人物简介:赵淑敏,50岁,河南人,2003年来北京做蔬菜(白萝卜)批发生意。

  工作时间:通宵(一般是下午到北京,第二天凌晨卖完离开)。

  深夜故事:“赔钱的时候印象最深。”赵淑敏说,就像去年,刚开始收的时候七八毛钱,到最后行情不好,只能卖两三毛钱,进的多赔的就多。可是家里的两个儿子都还没结婚,她也不会干别的。

拍摄场景:4月26日24时,惠通时代广场7号院,高一天正在工作。

  人物简介:高一天,30岁,宁夏人,担任国内某电影节电影事务部策展主管六年半,中途曾离开北京两年,在西藏开客栈、酒吧。

  工作时间:每天8时打卡上班,第二天凌晨1时~3时下班,曾持续半个月每天只睡3小时。

  深夜故事:“如果能找到一件让你投入的,不计代价去做的事,非常充实。”在有一年的电影节集中审片阶段,高一天连续多日熬夜看片,非常疲惫,但是在某天凌晨看到《八月》后,整个人困意全无,觉得特别轻松。

拍摄场景:4月27日20时,北京某在建高楼施工现场,秦明波在搬运钢筋。

  人物简介:秦明波,36岁,湖北人,钢筋工,三年来一直从事高空作业。

  工作时间:为了抢5时30分的首班车座位,每天4时30分起床,最晚22时下班。

  深夜故事:“钱挣多少不是我能操纵的,把工作做好,注意安全。”秦明波说,辛苦一点没什么,要是没工期,天天在家心里慌。

拍摄场景:4月26日21时30分,关迟在进行唱歌直播。

  人物简介:关迟,27岁,2013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一年前开始进入直播领域,现在是陌陌的才艺主播。

  工作时间:从每天21时30分开始,至零时左右结束。

  深夜故事:在直播平台上,大家的赞美让关迟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产生了一种归属感,也让她觉得世界上还有很多路径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

  拍摄场景:4月27日20时35分,北京火车站,崔蕊在执勤,当晚是他女儿的生日。

  人物简介:崔蕊,40岁,北京人,从1996年开始一直工作在警务一线,目前负责北京火车站的治安检查工作。

  工作时间:值班36小时。

  深夜故事:“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崔蕊回忆,2014年八九月的一天晚上,是他休婚假前的最后一个值班日,在广场值勤时遇到一个欲报复社会的精神障碍人士,与其搏斗的过程中被剪刀刺伤,送医院抢救4个小时后才捡回一条性命,虽然获得了二等功,但因伤休息了一年,把婚礼也给耽误了。

拍摄场景:4月28日凌晨2时,通州新华联家园公交站,赵亚敏在路边接单。

  人物简介:赵亚敏,安徽人,2002年来北京,两年前开始做滴滴代驾司机。

  工作时间:每天19时30分左右开始接单,下班时间依据接单路程远近而定,在第二天凌晨2时~6时之间。

  深夜故事:“代驾的奇葩事太多了,碰见的人和车都很有意思。”赵亚敏说,车从法拉利到货车都有。人也不仅仅是喝过酒的,还有心情不好想散心的,家里有车自己不会开的,紧急情况送车、送东西的。

  拍摄场景:4月27日23时30分,海淀区美术馆东街三联书店,朱锋在准备第二天的订单。

  人物简介:朱锋,28岁,北京人,任职书店值班经理近三年。

  工作时间:每天晚上8时40分上班,第二天早上9时下班。

  深夜故事:“只要他看书,我们都欢迎。”朱锋说,来往的客人有时候就像陌生的朋友。每天11时之前,带着孩子的家长和年轻人多,之后就是那些常客,有的是拆迁户,白天没事,晚上来看书,有的是看天安门升国旗的游客,有的是流浪汉。

  凌晨一时,高一天关掉公司的最后一盏灯,坐上回家的车。聊天时,他的语速很慢,让人能直接感受到他的疲惫,“最忙的时候,曾经几宿都不能睡,都是忙碌的工作撑着,不然,扛不下去”。

  作为电影节策展人,每天除了需要大量看片,还必须得跟全球的联系人沟通各项细节,工作繁琐,又必须细致。

  跟高一天一样,在这座城市,有这样一些人,总是在夜色渐深时,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他们,都是夜幕下的劳动者;他们,是与时间“逆行”的人。

  文/新京报记者 刘晶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浦峰 彭子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