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川团队总负责人:找到郭川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郭川团队总负责人:找到郭川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6年12月05日 08:20 来源:成都商报
 

  找到郭川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郭川失联的地方离夏威夷都有近1000公里,想找到他太难了

  想不通出事前郭川为何不提前沟通

  三角帆落水是件很大的事情,一般来说郭川会告知技术团队

  “川,原本就是大河的意思,而所有的大河最终都会汇入大海,也许这就是宿命……”

  ——刘玲玲

  郭川失联事件时间点

  10月19日5时24分11秒 出发

  郭川驾驶“中国·青岛号”三体帆船从旧金山金门大桥出发,以上海金山为目的地,进行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创纪录航行

  10月25日下午 失联

  郭川航行至美国夏威夷附近海域时最后一次与岸上团队及亲友通电话,通话后不久,郭川失联

  10月26日中午 寻船

  美方派出的搜救飞机发现帆船大三角帆落水,甲板上没人

  10月27日 上船

  搜救人员登上“中国·青岛号”,但没有找到郭川,确认郭川落水

  11月21日 靠岸

  “中国·青岛号”在救援团队的帮助下停靠在美国夏威夷檀香山基希海洋码头

  12月1日 遗物

  刘玲玲来到郭川家中,将从“中国·青岛号”上带回来的郭川物品交给了郭川的妻子

  (以上时间为北京时间)

  从夏威夷回国后,刘玲玲辗转于北京、青岛和上海,作为郭川团队的总负责人,太多事情需要她来协调。12月1日,她来到郭川家中,将从“青岛号”上带回来的郭川物品亲手交给了郭川的妻子肖莉,她自己留下的两样东西是一本书——《太平洋,未来的大洋》和北冰洋航行前送给郭川的一个吉祥物,这个吉祥物是一个巴西的小木雕,郭川一直把它挂在船舱的工作室里。原本这本书是刘玲玲送给郭川的,希望他在这次20天的海上旅行中无聊时能够翻翻,没想到的是,太平洋却成为了郭川最终的归宿。郭川和刘玲玲还一同开了一家名叫“郭川航海”的公司,“都说大海航行靠舵手,现在舵手没了,公司该何去何从,我也不知道。”刘玲玲近日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时伤感地说。

2015年10月21日,郭川作为“中国·青岛”号超级三体大帆船国际船队船长,带领宋坤等国际船队船员率队远征。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王海滨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2015年10月21日,郭川作为“中国·青岛”号超级三体大帆船国际船队船长,带领宋坤等国际船队船员率队远征。 中新社发 王海滨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最后通话

  “我能感受到他的兴奋”

  郭川聊到明年年初还有一个环海南岛的世界纪录挑战计划

  10月24日晚上9点,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给刘玲玲打了一个电话,这是他们多年来形成的习惯,只要郭川在航行途中,他都会打电话给刘玲玲汇报一天的航行情况以及接下来的安排,而这次通话也是刘玲玲和郭川的最后一次通话。

  40天后,刘玲玲仍然难从郭川失联的痛苦中走出来,她说之前一段时间基本处于自闭状态,显然,她并不想回忆这段历史。和郭川半个小时的通话,与以往没有太大区别,航行一切正常,天气不错。航行已经接近一半,郭川更多地跟刘玲玲聊了一下回国后接下来的安排,按照计划,明年年初郭川原本有一个环海南岛的世界纪录挑战计划。“他喜欢聊一些之后的计划,这样他会觉得更有奔头,我能从电话中感受到他的兴奋。”

  这样的通话在两人间算是简短的。几年前郭川挑战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时,两人经常一通话就是几个小时。“那次航行难度大,状况多,时间长,需要处理的问题更多”,在所有人看来,对于经验丰富的郭川船长来说,这次从旧金山到上海的行程并不算难,“从旧金山分别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都很轻松,跟以往相比,这次隔十几天就能见面了”,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刘玲玲和团队的预料。

  失联之初

  “刚开始以为他把帆放下来休息”

  出发前想到过桅杆断裂等意外,但从没想过郭川会落水

  10月25日下午3点30,郭川接到他的大学同学给他打的电话,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次电话。通话时间只有1分48秒,郭川告诉这位同学外面有情况,就放下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岸上团队发现船的航行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他们立刻试图通过卫星电话与郭川联系,但郭川并没接听。

  此时刘玲玲正在重庆,得知消息后她立刻和法国的技术团队开会,经过技术团队的推测,因为是夜航,郭川很有可能是把帆放下来了在休息,所以速度降下来了,暂时联系不上也属于正常情况。在这些法国专家眼中,郭川经验丰富,应变能力超强,如果有问题,他也应该要第一时间告诉岸队,因此推测应该不会出现太大问题。此时的刘玲玲也没有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出发之前,她和郭川聊过很多,甚至想到过遇到意外,比如桅杆断裂,船体破损而导致无法完成纪录航行,但却从没想到郭川会意外落水。

  晚上9点,这是这次航行以来郭川和刘玲玲通话的时间,但刘玲玲的电话这次没有响,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随后,刘玲玲向中国海上救援中心报案,团队也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中。

资料图。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李东升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资料图。 中新社发 李东升 摄 图片来源:CNSPHOTO

  启动搜救

  “48小时后就知找不回来了”

  “美国方面其实很给力了,派出了一艘准航母参与搜救”

  当美国救援团队方面得知消息后,立刻展开行动,但此时距离郭川失联已过去很久了,通过直升机到达三体船后他们并没发现郭川,这意味着单人航行中最坏的结果——人船分离发生了。在搜救48个小时后,美国救援队方面宣布不再搜救。

  “我每天面对的都是专业的航海专家,他们告诉我,其实过了48个小时,就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我心里很清楚,但从感情上难以接受。”刘玲玲和郭川团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仍然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搜救,“美国方面其实很给力了,派出了一艘准航母。一艘中国商船也参与了搜救,此外还有一艘日本商船,也出于人道主义参与了搜救。想要找到郭川,实在太难了。”

  谈到郭川的失联,刘玲玲举了法国著名航海家的塔巴雷的例子,1998年6月他在爱尔兰海域落水失联,他曾经获得过法国海军勋章,在国内地位很高,失联地方还位于近海。英法两国出动海军轮船、军用飞机和直升机进行地毯式搜救,但历时一个月也无法找到他,最终他的尸体在一个多月后被一张渔网捞起。与他相比,郭川失联的地方距离夏威夷都有近1000公里,想要找到他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诡异落水

  “想不通他为何不提前沟通”

  三角帆落水是件大事,一般来说郭川会先告知技术团队

  通过现场确认和专家团队的分析,郭川落水的原因是因为在船上作业时突然船体震荡导致落水,导致震荡的原因有可能是突遇风浪,也可能是被大鱼撞击。郭川落水时身上穿着救生衣,系着安全绳,但最终还是人船分离,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各种偶然事件的集合,也让刘玲玲和团队的法国专家们百思不得其解,对此,她用了“诡异”一词来形容郭川落水。

  导致郭川落水的终极原因是大三角帆落水,对于单人不间断航行来说,三角帆落水是件非常大的事情,一般来说郭川会告知技术团队,再试图将三角帆捞起,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这也是刘玲玲和技术团队至今都无法想通的事。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早在郭川挑战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时,他就曾爬过桅杆,这和捞大三角帆一样危险,虽然也是爬完桅杆后才告诉团队,但毕竟为爬桅杆的事情大家探讨了好几天的解决方案,后方至少知道海上发生了什么。“在之前的担任横跨大西洋的航行中,郭川其实经历过一次落水,但那次运气比较好……”这一次,运气没有站在郭川这一边。

资料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徐崇德 摄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徐崇德 摄

  带船回家

  “我要去檀香山将船成功带回来”

  “青岛号”有破损,法国专家将前往夏威夷修船

  事发后五天,刘玲玲飞往檀香山,在祈祷郭川能够奇迹般生还的同时,她需要做的是,将三体船成功地带回来。郭川驾驶的三体船名叫“中国·青岛号”,是青岛方面购买的,由郭川团队租用,但实际上,除了郭川,在国内也几乎没有人有能力驾驭这样的超级三体船。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三体船,“中国·青岛号”同类别的船全球也只有6艘而已,造价更是高达数百万欧元。这艘船陪伴郭川完成了挑战北冰洋的纪录,海上丝绸之路航行,也曾随郭川横跨大西洋到过里约,穿过巴拿马运河,他承载着郭川今后的许多梦想。

  郭川落水后,失去了舵手的青岛号随风漂泊在太平洋之中,直到几名郭川团队的法国船员在一艘名叫贝蒂阿姨号的渔船的辅助下将她拖回夏威夷。青岛号的帆杆和部分帆体有破损,法国专家将于这个周末前往夏威夷将船修好。

  从檀香山回到国内,刘玲玲奔波于上海,青岛和北京,忙着和船东方见面,和中央电视台的人见面,和五年来一直关心郭川航海的新华社的领导见面。希望能对郭川和对三体船有一个合理的安排。这既是对郭川航海生涯的最大认可,也是对这位英雄的诚挚敬意。

  忘不了曾经许下的愿望

  记得那一年的出航

  满船满天的晴朗

  燃起一船千层的祈望

  迎风扬帆过巨浪

  ——或许这样一段歌词

  更能表达刘玲玲的忧伤

  评价

  郭川从不认为他是冒险家

  “郭川这样的航海家,在国内未来20年可能都不会再出现。”

  ——刘玲玲

  在刘玲玲看来,郭川的离去不仅让她失去了一个事业上的好伙伴,也让中国帆船失去了一面旗帜。在许多人眼中,郭川一次次挑战各种纪录,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中挑战极限,本身就充满了危险性。

  在接触帆船之前,郭川过着稳定而富裕的生活,高学历、高薪、高职位,为中国航天事业奉献着自己的力量。但就是这样一个平时少言寡语的理工男,内心却并不安分。辞职成为一名帆船运动员,半路出家跻身全球顶尖高手行列,许多人认为,郭川内心其实一直拥有着冒险家的精神。但在郭川看来,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位冒险家,每一次航行前,他都会发挥自己理工男的优势,非常细致地进行准备,以保证万无一失。穿越北冰洋时,郭川细致研究了几十年的冰况资料,防止航行过程中撞上冰山。刘玲玲说,团队的人之所以愿意与郭川合作,是因为感觉郭川非常靠谱,他的准备工作非常细致,让你感受不到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家人

  郭川4岁半的儿子仍被蒙在鼓里

  郭川将儿子的笑声录下来在船上放,这是舒缓他情绪的最有效手段。郭川的儿子今年4岁半,名叫“郭伦布”,即便在给孩子取名字这样的大事上,郭川仍然难以忘记航海。从郭川失联到现在,郭伦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家里面没有人跟他讲过。前往郭川家中时,刘玲玲将郭川留在船上的物品交给了肖莉,孩子还在上学没回家,“孩子还小,家里人都瞒着他,他只知道爸爸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家。”

  在郭川失联后,肖莉曾上过一次央视《面对面》,她接受采访是因为她相信郭川还活着,希望有更多力量来帮助搜寻郭川。郭川的父亲已经去世,年近八旬的母亲仍然住在青岛,直到现在,老人还认为儿子会回来。

  郭川纪录片

  由英国导演斯图尔特·宾斯执导的有关郭川航行生涯的纪录片将于明年年初完成并播出。原本这部纪录片是要纪录郭川整个航行过程,但现在内容已经改变。除了原本的航行以外,还加入了一些搜救的画面,不过刘玲玲说讲述搜救的画面会很少,因为当时大家的心情非常沉重,并没有精力来照顾纪录片。

  与四川有缘

  郭川,1965年1月出生,被称为“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许多人都知道郭川是青岛人,但实际上他并不会说青岛话,四川话倒是会说两句,刘玲玲说,郭川的普通话一听就知道是川普。实际上,出生后不久郭川就跟随从事地质工作的父母来到四川邻水县,一直待到8岁,因此在语言启蒙时期受到了一些四川话的影响,而他名字中的川字也是取自于父母当时工作的四川省。

  刘玲玲其人

  高学历管家

  她一年见郭川的时间比见老公还多

  与郭川年龄相近的刘玲玲出生在距离邻水不远的重庆,如今定居英国,拥有博士学位,并且曾担任中央电视台记者、国际足联新闻官等职务,履历丰富。5年前,两人相识,此时的郭川已经在航海界有了一些成绩,刘玲玲和郭川一拍即合,做起了郭川团队的总负责人,协调团队事物,负责对外宣传,既是郭川的智囊,也是她的管家。刘玲玲说:“今年到现在,我在英国家中的世界不到两个月,一直都在帆船项目奔波。”刘玲玲一年见郭川的时间超过老公,而实际上,这些年郭川见刘玲玲的时间也比见妻子肖莉的时间要多,结婚生子并没有停下他航海的步伐。

  虽然嘴上有些不满,但对于刘玲玲的工作,她的丈夫非常支持。在欧洲训练时,刘玲玲的丈夫以及如今18岁的儿子都是团队的志愿者,帮助做翻译、搬运物资,而在郭川航行时,刘玲玲坐镇后方,协调法国方面的专业团队,为郭川提供气象、航行方面的专业意见。

  成都商报记者 李博 发自北京

 


郭川团队总负责人:找到郭川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