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总理关注的肺癌患者 广东医生把他治好了

2017年04月17日 15:12 来源:羊城晚报
分享

  羊城晚报记者 丰西西 通讯员 韩文青 李绍斌 郝黎 简文扬

  4月14日,70岁的翟凤岗终于回到了三亚。这大半年里,他一直待在五指山静养,再也没有过浑浊而剧烈的咳嗽,更不再吐带血浓痰,这个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老人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翟凤岗曾经是一名局部晚期肺癌患者,和绝大多数肺癌患者一样,他历经了痛苦和绝望;可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一次国际远程会诊,他的病情得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关注。

  原来,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李克强总理视察了海南省肿瘤医院成美国际医学中心,在远程会诊室,来自海南省肿瘤医院、天津市肿瘤医院和德国汉堡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们,正召开视频会议,探讨一位肺癌晚期患者的治疗方案,翟凤岗就是这名患者。据海南日报报道,当时李克强总理还通过视频用英语和德语向德国的医生问好,“你们虽然相隔万里,但远程医疗能让天涯变咫尺。”

  历经2个化疗疗程后,翟凤岗的肿瘤缩小至5厘米以下,而且符合手术特征。在主治医生的帮助下,联系到了全国知名胸外科专家、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何建行教授团队。历经一番周密安排,2016年9月21日,翟凤岗顺利手术,手术很成功,出院后翟凤岗定居海南,生活翻开了新篇章。

  1一次特殊的会诊

  翟凤岗是北京人,得病前,身高一米七四的他体重高达94公斤。不仅如此,他还是“老烟枪”,有着近50年的烟龄。

  2013年11月,翟凤岗在北京被确诊为中央型非小细胞肺癌(鳞癌),从此,全家生活就乱了套。中央型肺癌离心血管近,翟凤岗的肿瘤又贴近气管,手术难度和风险都非常大,得到确诊后,翟凤岗不愿意接受手术、放化疗,而选择了保守治疗。2016年3月,翟凤岗开始大咳血,一检查才发现,两年保守治疗下来,肿瘤不但没得到控制,还整整长大了一倍!在朋友的介绍下,翟凤岗来到海南省肿瘤医院胸部外科就诊,经多学科会诊,考虑为局部晚期肺癌。为了进一步确定治疗方案,于是就有了这次不同寻常的远程会诊。

  经过会诊,专家们发现,虽然翟凤岗的肿瘤已经2年多了,但肿瘤并没有转移迹象,可以考虑先做化疗,再手术,靶向药物治疗作为了最后选项。对此,翟凤岗当时的主治医生、海南省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吴军教授对羊城晚报记者说,经过辅助化疗后,效果非常明显,肿瘤由原来的11厘米缩小至5厘米以下,而且所有的淋巴结都呈阴性,并没有转移!

  这一消息让吴军很兴奋,他认为,手术需要对支气管和血管进行双袖式切除。所谓的“双袖式切除”,就是把肿瘤所侵犯的血管和气管段切除,并把两个断端重新缝合起来,相当于“再造”一个呼吸循环系统。

  2一个意外的“喜讯”

  这样的手术不好做。翟凤岗的年龄和病灶位置都决定了他没法承受传统开胸手术的风险,最好是能够做微创手术。可当时成立不久的海南省肿瘤医院并不具备开展此类手术的条件。于是,吴军把翟凤岗的病历和片子传给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几位全国知名胸外科专家。

  广州传来了好消息。广医一院院长何建行在仔细研究了翟凤岗的病历和检查结果后,认为翟凤岗的手术可以在胸腔镜下完成。吴军赶紧带着翟凤岗赶到了广医一院。

  翟凤岗至今仍记得,何建行见他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要减肥。”这让翟凤岗愣了一下。“患者体重过重,对心肺功能的影响很大,会加大手术期风险;另外,脂肪太多会影响术后伤口愈合。”参与此次手术的广医一院胸外科主任医师邵文龙说。

  3异常艰难的减肥

  医生的目标很明确,一个月减肥10公斤。这对于年近七旬的翟凤岗而言不是容易事。为此,医院专门组织了多学科会诊,详细地为翟凤岗分析制订治疗方案,甚至每一顿吃什么都做了详细的计划。与此同时,康复科还为他制定了严格的康复训练计划。

  就这样,在69岁那年,翟凤岗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减肥,还是“魔鬼式”减肥:早晨起床就去珠江边走路,几公里下来再吃早餐。回到病房后,就开始爬楼梯锻炼,上午4次,下午5次,每次爬5层楼。有时候,翟凤岗觉得累了想放弃,医生还陪着他一起爬。就这样扛了整整一个月,配合康复训练和营养餐,翟凤岗的体重真的减到了84.5公斤!他自己都说简直难以置信。

  体重减下来了,翟凤岗意外发现自己走路不再气喘吁吁,人也更有劲了。就在翟凤岗奋力减肥的同时,何建行团队为这次手术做了精密部署和充分准备。“他的体重减下来了,我们也更有把握。”邵文龙说。

  4风险极大的手术

  2016年9月21日上午7:30,翟凤岗被推进了手术室,采用的就是微创的方法进行“袖式切除”:医生将右肺上叶和中叶切除,使右主支气管与右下叶支气管连接吻合。同时,由于右肺动脉干已被肿物侵及,医生还将右肺动脉干修复后与右下叶动脉直接吻合,同时清扫了所有的淋巴结。

  手术前后花了近12个小时。待到翟凤岗顺利苏醒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

  手术很成功。翟凤岗醒来后就想自己走回病房。在医生的劝阻下,他在ICU病房待了一夜。第二天,他住回了普通病房。术后第三天,翟凤岗的血痰已经基本咳净,再也没有剧烈咳嗽了;术后第五天,右肺引流管摘除,伤口愈合良好;术后第十五天,翟凤岗顺利出院,他第一次无比轻松地在珠江边散了一次步,悠然自得。

  “其实翟凤岗的情况不算是最难的,这些年,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高危疑难的肺癌患者。做过年龄最大的患者有96岁,还是两叶肺切除。”邵文龙说。

  远程医疗日渐普遍 未来发展路还很长

  翟凤岗的成功治疗,缘起于一次特殊的远程会诊。随着医疗技术水平不断发展,远程医疗会诊已经越来越普遍。在广东,多家医院已经开展国内甚至国际远程会诊,随着分级诊疗制度的逐渐建立,远程会诊更多将运用于帮扶基层医院提高医疗服务水平上。

  早在2014年,国内规模最大的国际远程病理会诊中心就在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揭牌。这家由中山大学联合美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共建的“国际远程病理会诊中心”,通过数字化信息技术,将病理师手中的一张小玻璃切片转化为数字图片,通过网络,与美国病理专家共同会诊,与此同时,构建了数字化远程病理会诊平台,双方共享病理专家团队,为医生和患者提供疑难病例远程病理会诊及咨询。

  中山六院病理科主任黄艳介绍,自该中心成立至今,每年开展国际远程会诊约40例,主要都是疑难病例的讨论、咨询和会诊。“因为时差的关系,远程病理会诊结果最快2-3天可以出来,最慢一周可以出结果。”黄艳说,这些从大洋彼岸发回的诊断结果,准确率近100%,诊断范围目前可以覆盖除淋巴造血细胞肿瘤类疾病外的所有病种。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也经常开展国际远程会诊,其面向的主要是美国、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医疗机构。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该院国际远程会诊中心即将建成,“这是一个开放式远程大平台,不仅我们可以用,其他医院只要有条件,技术上能解决,都可以接入进来。”中山一院医务处副处长张武军说,远程会诊能够带来的最直接便利就是,患者不用奔波,专家就在“身边”。

  那么,什么样的病例需要动用国际远程会诊呢?张武军和黄艳都表示,主要还是疑难病例,“以肿瘤患者为主,尤其是全身转移的肿瘤患者。”张武军表示,目前国外在肿瘤免疫治疗、靶向药物治疗等方面还是走得比较前,市面上多数靶向药物的研发还是以欧美为主,通过开展国际远程会诊,跟国外专家沟通、讨论,对于国内医院提高自身综合水平有帮助。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国际远程会诊在技术上其实已经基本没有瓶颈,但目前主要还是以咨询、讨论为主,要达到人们所期望的医生“无国界”随时做诊断还是很难。首先,由于时差的原因,必须提前预约,通过电话、邮件等多种形式将病例资料充分沟通后,再约好时间做会诊,如果出现“术中急诊”的情况,基本无法实现随时连线。另一方面,由于各国体制不同,对医生资质的认证方式并不一样。对此,广东省人民医院影像医学中心主任、信息处负责人梁长虹表示,目前国内有医院的MTD团队会请外国医生来做手术,“但他是否有资质,其实是一个问题。虽然他在国外是医生,可他没有在中国注册而在中国行医,就会涉嫌违法。”他认为,如果双方医师资质能够实现互认,未来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