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围城与秩序的困惑:北京一城中村禁共享单车进村

单车围城与秩序的困惑:北京一城中村禁共享单车进村

2017年04月23日 02:39 来源:新京报
 

  4月20日,北工大地铁站c口,一名共享单车护管员将一辆辆乱放的共享单车搬到路边排好。

  据交通委有关部门统计,共享单车自去年8月在京投放以来,ofo、摩拜、小蓝、酷奇、永安行、智享等企业先后投放车辆规模近70万辆,注册用户近1100万。“最后一公里”的口号被更多的年轻人实践着,但也制造了随意停放、占道的乱象。

  城中村,单车“黑洞”

  这是来自内蒙古的王蒙(化名)在南皋村的第3个年头。这里对他来说,是感情里不可分割的一块“家”的记忆。

  一个月前,晚上7、8点,他走在村内,总要躲避一群骑着ofo单车乱窜的7、8岁的孩子们。再看到莫名停在路口的摩拜单车,他随手挪到路边。

  4月12日,朝阳区崔各庄南皋村,南皋西站公交站周边绿化带前停放着当天从村内垃圾堆里清理出来的一百辆左右各类共享单车。

  垃圾堆里倒着的单车,他也自发拽出来。“回家路上顺便活动筋骨”,但他多了一份担忧。

  村内堆积的单车不断增加。被遗弃的前轮、还剩半块海绵的坐垫、满是灰尘的车身、开关失灵的车锁……三分之一的车辆都存在破损,无人修理。

  4月12日,朝阳区崔各庄南皋村,村里在五个村口都设立了警示牌,并要求安保24小时轮岗值班,禁止共享单车进村。

  上万外来人口占据的南皋村,距离北皋地铁站1.4公里,南皋公交站800米。自从村口拉来了共享单车,几乎每个上班族的手机里都至少有一款单车App。

  晚上6点是骑车进村高峰期的开始,直到9、10点,还有从国贸下班,从地铁站骑车回家的人。夜间,七八百辆单车足够围着村子绕大半圈。

  4月12日,朝阳区崔各庄南皋村北口,一处垃圾堆里挂着四辆共享单车,一旁就是设立的警示牌。

  “只进不出”,成了村里的怪象。早起找不到自己骑回的车,附近没有App对应的单车,嫌弃车辆脏、差、破损。部分单车被遗弃在村内,第二天,新一批的单车进驻。单车渐渐挤占了村内大量空间,开始影响其他车辆出行。

  王蒙给ofo的客服提过意见。近期,破解单车密码成为村里孩子们新的乐趣,锁开了就到处乱骑,骑完随意一丢。

4月17日,蒲黄榆地铁站口,共享单车专用停车位,市民可将单车停放在这里。

  只是,在孩子眼中,可随意取用的单车廉价、不用承担损坏成本,也不爱惜。不仅是孩子们的想法,同样的思维扩散至更多随意停放者心中。

  投放量剧增,考验运管能力

  2017年3月,温暖的气息伴随北京的春天到来。骑车出行的人急剧增加。

  4月12日,长安街、后海和故宫附近,很多中外游客选择使用共享单车出行游玩。

  仿佛一夜之间,各大商圈、地铁站、校园周边、人流量大的道路附近,数百辆共享单车整齐地出现在了马路牙上。据交通委有关部门统计,共享单车自去年8月在京投放以来,ofo、摩拜、小蓝、酷奇、永安行、智享等企业先后投放车辆规模近70万辆,注册用户近1100万。

  “最后一公里”的口号被更多的年轻人实践着,但也制造了随意停放、占道的乱象。

  4月22日上午9点,北工大地铁站C口门前的马路上,一排“红、黄、蓝”共享单车绵延800米。几个青年人将摩拜、小蓝和ofo单车斜放在辅路上,锁车进站,辅路被占1/3。

  与北工大相隔两站路的大望路地铁站出口,摆在商场门前的共享单车不断向十字路口延伸。不到5分钟,路口新增的八辆单车,堵住了在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的行人。

  头疼的不止城管,还有保安、环卫,甚至公司。半年前,他们从未想过,自行车大军的突袭,给他们工作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影响。

  4月14日,北工大地铁站c口,大量共享单车停靠在地铁入口处,时值上班高峰期,辅路拥堵,市民跨越单车进入地铁站。

  挪车军团,博弈单车乱象

  4月21日,早7点,40岁的摩拜单车护管员赵鹏(化名)到达大望桥附近,十字路口的摩拜单车是他时刻监控的目标。

  从华贸门口溜达到北京skp,再过马路右转到四惠桥,是他的主要负责区域。

  早7点至晚7点左右,全天12小时,身穿橘色制服的他,都在挪车、举报严重违规停放,帮忙拉车的过程中。周边500-800辆摩拜单车的管理、调配一刻不停的进行着。

  华贸商场门口的保安也没闲着。4月22日中午,一保安正在将停在北京skp前门喷泉附近的共享单车移到自行车道旁边的停靠点上。

  回望南皋村,4月7日,村口一张白底黑色的告示写着“共享单车严禁进村,违者必究。”

  之后的一周,村委会的人带着保安,将停放在村里的共享单车全部开车移出村子,停在村口的路牙上。7天,每天8趟,一趟十几辆车,村内再难看到单车进出。

  4月21日晚8点,王蒙在村里买完晚餐,遛着弯回家,看到村内再没有乱停放的共享单车,心情舒畅。

  此刻,门前的保安,又拦住一辆骑着ofo进村的年轻男子。赵鹏将四惠桥下一辆扫码显示为故障车的摩拜单车报修完毕,收工回家。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文/新京报记者 赵蕾 潘佳锟

 


单车围城与秩序的困惑:北京一城中村禁共享单车进村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