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单飞时代要上大台阶 专业队主动向职业化转型

2017年03月09日 10:4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专业队主动向职业化转型 赞助商慧眼发掘价值低谷

  原标题:中国网球单飞时代要上大台阶

  正在美国印第安维尔斯参赛的段莹莹还不知道,在千里之外的老家,自己的运动队已经改名为金地集团-天津网球队。而变化的也许远不止名称。球队负责人表示,这个体制内的队伍也要转向职业化。虽然6月份开始的全运会会拦住大部分中国网球好手打温网的念头,但体制内队伍与职业化高度发达的网球项目从前不可调和的矛盾,正在全新的形势下化解。

  单飞 从吵架到欢送

  刚刚结束的WTA马来西亚站,27岁的韩馨蕴迎来职业生涯第一次WTA八强、第一次四强。突破也许来自一年前的单飞决定,也许来自经济困窘的压力造就的动力,也许来自更早十几年间体制内队伍的苦练。但这对韩馨蕴并不重要,她只想享受这单飞的果实。

  两年前韩馨蕴选择单飞时,李娜、彭帅曾经遭遇的那些障碍已经不在了。曾经,她们为了争取到一对一的外教、自主制定参赛表、制定有利的奖金分配方案,经历了多次讨价还价。相比之下,韩馨蕴时代的国家队日益松散,单飞,像是对自谋生路球员的欢送。

  去年中网,韩馨蕴介绍,自己单飞后陷入了没有赞助没有经济来源的窘境。而这在男子网球看来已是家常便饭,作为国内一线球员,张择已经多年得不到江苏队的全资支持。比如张择聘请外教的费用由江苏网球队方面承担,可外出打比赛时的衣食住行要自己来解决。中国网球选手突然发现,之前一直被视为前进障碍的体制身份,原来还提供过温暖的呵护。

  母队 从限制到娘家

  两年之前,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布《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提出今后全运会等全国综合性运动会不公布金牌、奖牌榜,网球项目也在随之改变。

  最明显的改变,就是运动队的考核体系。之前供养运动员冲击全运会奖牌的奖励机制,转为看重球员的排名、奖金乃至名气转换的赞助费用,这恰恰是国际网球职业圈可以提供的。职业队从限制变为支持球员进入职业圈参赛,还作为基地为球员提供训练甚至体能恢复服务。

  李娜曾透露,其团队每天的交通、住宿、按摩、训练场租,基本开销为1万至1.5万元人民币,一年总支出在400万元左右。张帅刚刚单飞时坦言付不起专职体能教练的工资,为此她干过透支健康、过度参赛导致重伤离场的傻事。而去年澳网,复出的张帅迎来大满贯七连胜,其幕后英雄是为她提供冬训训练和体能医疗保障的天津队。

  职业队有了孵化作用

  去年澳网火了一个张帅,今年澳网火了吴易昺,这个17岁小伙子作为澳网青少男单头号种子打到了四强。小小年纪的吴易昺,外教、体能、经纪人团队完备,堪称浙江网球队作为孵化基地的代表人物。

  吴易昺4岁开始接触网球,成绩越打越好,花费也越来越高。因为聘教练,去外地、国外打比赛,吴易昺到15岁的时候花费就已经超过百万。好在浙江队包括后来的网球管理中心都提供经费资助,让吴易昺度过了青少年网球高手都要面对的资金难关。

  除了吴易昺,在美国成名的徐诗霖也早早签约湖南省队。除了获得资助,还有体制内的训练基地、体能恢复乃至医疗服务的支持。吴易昺的妈妈就表示,尚未决心让孩子走职业道路,原因是担心受到伤病困扰。相比网球“个体户”,在职业队内抵御伤病的能力还是要专业得多。

  职业队转型打造金字塔梯队

  有一度,中国男子网球几位顶级球手陷入球拍短缺的窘境。有一度,彭帅、段莹莹等选手因为拿着公务护照没法及时办签证,耽误了比赛。这是网球这项贵族运动不为人知的一面。

  转型,正在成为球员和职业队共同的选择方向。谈到此次天津网球队与金地集团的合作,天津体育局负责人刘树华认为,此举创造了体制内球队和体制外市场主体牵手合作、共谋发展的新模式。他介绍,金地集团将在未来五年累计投资近2.5亿元人民币,其中赞助天津网球队每年500万,合力打造四级金字塔梯队,“国内优秀的女子一线球员建立第一梯队,16-20岁间的优秀运动员形成第二梯队,以13-16岁的潜力球员为第三梯队,广泛吸取少年儿童组建第四梯队,目标是培养出能够在世界网坛占据一席之地的第一梯队、能够冲击世界网坛第一集团的第二梯队、能够在国际网坛具备潜在竞争实力的第三梯队,以及为前三梯队不断输送人才的第四梯队。”

  6年前,韩馨蕴被国家队送回浙江省队后,她选择了去上学再回来打球,这让她对网球有了全新的领悟。职业网球队的这次转型,也许会让中国网球走出不同的路来。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分享